离呱呱

今天也是咸鱼满满的一天呢!

【帕佩】骗徒最后的真诚4

【极度ooc


佩利的信息素很淡,不仔细闻根本闻不出来。帕洛斯使劲嗅了嗅,嗯......

!阳光味!!!帕洛斯又深吸一口。“啊,真香!”

帕洛斯正沉浸在这曼妙的味道里,佩利那边已经不行了,他的体温急剧升高,他的脸红透了,寻找身边一切可以降温的物体,然后他就摸啊摸,顺势摸上了旁边的帕洛斯。刚触碰到帕洛斯,手上的燥热逐渐消失,心里的燥热也被压下去一点。佩利尝到了甜头,迅速就贴上了帕洛斯,像抱抱枕一样环抱住帕洛斯,两条腿也盘了上去。大面积肌肤之间的接触让佩利舒爽了许多。可佩利呼出来的热气打在帕洛斯的脖子上,一点一点的吧帕洛斯的理智燃烧殆尽。

帕洛斯现在很精神,精神过头了。一股邪火在体内乱窜。但是,俗话说,邪不压正,可这帕洛斯身体里,哪有一点正气。

那这不就坏事了了吗?!

果然,一夜春宵。


第二天,飞船正好到了目的地,佩利一觉醒来,不对劲啊,老子腰怎么这么疼啊。佩利仔细回想了一下昨晚的事情。

大脑当机。

一颗原子弹在佩利的脑中爆炸了。BOOM!老子一夜之间就变成了OMEGA!还被这个拖把精标记了!完了完了完了!老子的宏图伟业毁于一旦了!怎么办?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!!!

佩利缓缓的转头看向旁边的帕洛斯,以上这些复杂思考过程只用了佩利两秒钟的时间。佩利正在犹豫,佩利做出决定了!佩利动了!呜呼!帕洛斯飞出去了!帕洛斯醒了!帕洛斯脸着地了!佩利选手大获全胜!

帕洛斯:“???”发什么神经?

“啊啊啊啊!帕洛斯,老子要杀了你!”佩利从飞船里跳了出来,舞动着拳头向帕洛斯挥去,帕洛斯刚要凝聚黑暗使者,忽然想到了什么,他立定不动,面带微笑看着逐渐逼近的佩利。

佩利越来越近,眼看就可以打爆帕洛斯的狗头了,“跪下。”帕洛斯面带微笑的说。

佩利在心里冷笑,呵呵呵,傻逼,老子怎么可能听你的。

可众所周知,生后总是充满戏剧性的。

佩利感到脑中刺痛,有一根根针在扎自己的脑子,动作一滞,“噗通”一声,佩利从半空跌落,单膝跪在了帕洛斯面前。

“嘻嘻嘻,佩利,我差点忘了,你现在,可是我的OMEGA啊!”帕洛斯附身缓缓贴近佩利的耳朵,加重了OMEGA这个词。佩利挣扎着站起来,帕洛斯又一次施加了精神压制,压得佩利喘不过气来,浑身发抖却还是,怒瞪帕洛斯。两人僵持了半分钟,佩利整个人就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,浑身都湿透了,还是不肯服软。

帕洛斯一挑眉,停止了精神压制“哼哼,还挺倔。随着你吧。”帕洛斯不再理会佩利,拿起资料板,开始研究这个未知的星球。佩利整个人虚脱的跪在地上,大口大口喘着粗气,一时半会是不能从背后偷袭帕洛斯的,况且,OMEGA不能攻击他的主人。

凸(艹皿艹 ) 烦人的规则。佩利心里咒骂。

帕洛斯仔细研究了一下这个星球,这是雷狮之前流浪的时候,顺手收来的一个星球,当时雷狮就发现了这个星球的隐藏财富,就留下了几个有点才能的人管理这里。这里的经济发展越来越快,雷狮也越来越重视。在这期间,也有不少其他星球的人打过这个星球的主意,可是一听说是雷狮的,也都不敢轻举妄动。可这个星球居然失去统治了,那这个应该是内部人员造反。

莱茵特星球。帕洛斯仔细盯着这个星球的名字。嗯......没印象 。

帕洛斯收起资料板,给卡米尔发送了一个信息,表示已经安全着陆。不一会,耳朵里的通讯器已经传来了卡米尔的声音。

办事效率真高。帕洛斯想。

“这个星球的保护系统在失去联系前并没有遭到破坏,也就是说,是内部人造反了,应该是一个庞大的组织策划已久的,毕竟能一天之内除掉我们的人,来头不小。“卡米尔给帕洛斯分析的差不多。那么这件事情就八九不离十了。

“居然敢和雷狮对着干,那他会有什么好处?难道是外面的人?”帕洛斯想不明白的是这点。

“不会,外面的人跟本不知道谁是我们的人,只能是这个星球的核心实力,也就是说,土生土长并且有一定威望的莱茵特人。帕洛斯,你认识什么莱茵特人吗?”卡米尔问帕洛斯,虽然是问,但是就像肯定句一样。

帕洛斯沉默了一会,怒火早已经烧到了天灵盖,帕洛斯硬是压了下去,笑着说:“哈哈哈卡米尔,我第一次来这个星球,怎么能有认识的人呢?并且还是可以造反的势力呢?”言外之意太明显了,要是我认识,早跟你雷狮翻脸了,还用在这个星球上装孙子吗!

“嗯,那就交给你个佩利了。对了,佩利呢?怎么没说话?”帕洛斯看着地上的佩利,也问道:“佩利,你怎么不跟卡米尔说话啊?”“我没事......”佩利尽量平复自己的呼吸,可最后还是带着粗气。

“卡米尔,听见了吗,佩利说他没事。”帕洛斯挑衅的说。这次轮到卡米尔沉默了。帕洛斯嗤笑一声。“帕洛斯,别太过分,小心我拧掉你的脑袋。”通话结束前,雷狮的警告传来。

帕洛斯心里默念:不听不听王八念经。

帕洛斯转身去看佩利,佩利正在颤颤巍巍的尝试站起来,帕洛斯伸出了手,佩利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拍开了帕洛斯的手。“滚,老子才不需要你帮助。”帕洛斯挑眉,站在一旁双手环抱看着佩利好不容易站起来,再一次施加精神压制,佩利双腿一软,又要倒下,帕洛斯赶紧上前一步,佩利就倒在了帕洛斯身上,帕洛斯撑着他的胳膊,一点一点向城市走去。

“哟,刚才是谁说不需要帮助的呀?”帕洛斯恶劣的问佩利。“滚啊。”眼看佩利又要生气,帕洛斯赶紧认错“我我我,是我,我错了好吧。”“切,等我恢复了,一定要打爆你狗头!”“嗯嗯嗯,行行行。”

两人发现,周围的路人都以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帕洛斯和佩利,那眼神异常复杂,充满了可怜,同情,嫌弃。越靠近星球中心,看的人越多。佩利实在忍不住了,问帕洛斯“为什么他们这么看着咱们俩啊?找打吗!”帕洛斯也被这视线盯得发毛,黑着脸说:“没看见他们穿什么吗?全身从头到脚,无不透露出一个字。”“啥字啊?”“衬。有钱。”

两个人找到了一家服装店,给自己换了身行头:头上金纱挂,身上是古罗马风格,就算是一件麻织套衫,上头也得挂上缕缕金线,手腕脚腕也绑上了金银饰品。在阳光下都反光。

“哇,帕洛斯,这得值多少钱啊!”佩利看着自己一身的打扮,惊叹起来。本来帕洛斯想着怎么着也得上万,可是却出奇的便宜,跟普通衣服贵了点而已。这个星球会从天上下金子吧!

两人换了装备以后,再也不用接受路人的注视了,一路走得坦荡荡的。两人一边走一边看,无论是建筑,壁画,衣着等,到处都充满了矿石,最普遍的居然是金子,少数人家是蓝耀石,祖母石等稀有矿石。

帕洛斯刚开始瞪大了眼,后来就习惯了,麻木了。佩利一直在兴奋的跳来跳去。

两人一路顺风顺水的来到了星球中央的皇宫里,居然没有士兵阻拦,并且是允许市民自由参观的。这不就方便了帕洛斯二人吗?

帕洛斯再进去之前,打开了通讯器,与卡米尔保持联络。

两个人大摇大摆的走进皇宫,帕洛斯问卡米尔“只要把国王找到,杀了他,这件事就解决了吧。国王就是领袖吧?”“不是,国王只是一个傀儡,他不肯能有势力,他只负责撑场面,接受子民的信任罢了,真正的领袖另有他人,一定是皇宫内部人员。因为咱们势力核心在皇宫。”

“嗯......那就先找到国王再说吧。”帕洛斯思考了一会。“嗯,也只能这样了。”卡米尔赞许了他的想法。

佩利和帕洛斯向国王的议事厅走去。


“大人,两个外来者过来了。”

国王的议事厅里,坐着两位客人,他们身披黑色斗篷,遮住大部分脸。本应该侍奉国王的士兵,却对着他们两个点头哈腰。国王虽然坐在王座上,却如坐针毡,坐立难安。

“哥哥,你说,雷狮会派谁过来啊?会是他吗?”是个女人的声音“跟定会的,因为是雷狮,所以一定会派他来。放心吧,妹妹。”“也不知道,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变成什么样了,还会记得咱们俩兄妹吗?”“会的,肯定会的。”男人的声音充满肯定。

“吱呀——”会议厅的大门被推开,“让我们看看吧,亲爱的妹妹。”兄妹俩的身体渐渐消失,直至看不见。”喂,老头,好好表现。要不然,你完了。我会把你的皮拔下来,挂在你的皇宫上当旗帜。“女人的声音在老头左耳响起,明明是娇软的声音,却说着蝎子般恶毒的话语。

随着佩利和帕洛斯一起进来的还有许多莱茵特的市民,帕洛斯和佩利打算混在这些人里,探一探国王的虚实。国王强压下内心的恐惧,;脸上挂上一副慈祥的笑容。“欢迎你们。我亲爱的子民!“

”切,真假。“帕洛斯一撇嘴,内心疯狂吐槽这个老头的”慈祥“笑容。




【帕佩】骗徒最后的真诚3

【帕 x 佩】

【ooc

帕洛斯在佩利的休息室里呆了几天,这些天里没少揩油,大大的满足了自己心愿的骗子,心情愉悦的走在长廊里。

他向窗外望,清晨的阳光没有那么炙热,照在脸上暖洋洋的,窗外绿意盎然,一声声清脆的啼鸣传入帕洛斯耳中,帕洛斯感觉这世上竟然还有比骗弄他人更美妙的事。

这时,一只手搭在了帕洛斯肩膀上。帕洛斯在一瞬间做出了反应,身体猛转过去,手臂砍向那人的脖颈,另一只手凝聚出黑暗球。

“冷静点,帕洛斯。”是雷狮“我来是有事情告诉你。”雷狮甩开帕洛斯的手臂,帕洛斯也放下了攻击姿势,“哦!是老大啊,啊哈哈,我以为有敌人入侵呢,怎么了老大,什么事情?”

帕洛斯尴尬的笑了几声。雷狮并没有计较,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帕洛斯,语气没有一丝波动“我要派你去执行任务,我们在那里的势力被除掉了,你要去查清楚,并且消灭那股未知势力。”

帕洛斯的微笑在一瞬间僵硬了,破碎了,他惊讶地看着雷狮“可,可明天佩利就成年了啊!卡米尔不能去吗!”

他负者监视嘉德罗斯的一举一动,并且保持与你联系。你要愿意,可以把佩利带上,不过要是回不来我概不负责。你要是不去的话,我就让佩利单独去,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雷狮丢下这句话就走了。留帕洛斯站在原地。

“啪!”帕洛斯一拳打在玻璃上,惊起一群鸟儿腾空而起,天空中留下簌簌的声音和一片片纷飞的羽毛。“可恶啊!”要是按照以往,雷狮是派不动帕洛斯的,帕洛斯都是自己选择任务。可现在不同了,帕洛斯有了软肋,是佩利。人一旦有了软肋,第一学会的就是服从。

帕洛斯咬了咬牙,却也只能接受这个任务了。在训练室找到了佩利,佩利正在做模拟对战,帕洛斯站在房间前静静的注视了一会。模拟对战是玻璃构成的,这玻璃是单向的,里面看不到外面。佩利的体力一天不如一天。

帕洛斯看了看对战场数:一场

消灭敌人数量:36

此时的佩利凝聚重力球的速度已经变得极为缓慢,身上已经布满了伤口。他喘着粗气,拿着最后一个重力球,看着周围逐渐包围起来的敌人。

突然,眼前的敌人和场景,全都化作点点星光消失了,模拟对战的玻璃降了下来。帕洛斯终止了对战。

“喂!你为什么要终止对战?”佩利不满的说,帕洛斯看着佩利,脸上没有他的招牌笑容。“因为我看到我家的狗要死了。”语毕,帕洛斯有戴上了他的招牌笑容。

“帕洛斯!你才是狗!”眼看佩利就要炸了,帕洛斯及时扯开了话题“别闹,有任务了,雷狮让你跟我一起去平复叛乱,赶紧收拾收拾跟我上飞船。”佩利原地愣了一下,随后开心的蹦了起来“耶!终于有任务了!嘶,痛痛痛!“佩利因为动作过大,扯动了伤口。

帕洛斯从旁边顺手拿了绷带和消毒水,朝着佩利走过去。真是的,一点也不知道保护自己。帕洛斯想着,走了几步,帕洛斯怔住了。什么时候,自己养成了这种习惯,是啊到底是什么时候,佩利成为了自己心中的那块软肋。

在佩利眼里,帕洛斯只是停了短短几秒,但帕洛斯的思想已经漫长宛如一个世纪。

“只有笨狗会把自己伤成这样,对吧。”帕洛斯终究还是走过去为佩利包扎伤口。既然自己不能放下佩利,那就让自己变强,这样,就不会有人在巨龙身上找到一小片逆鳞了。叛变吧!

佩利坐着,任由帕洛斯拿着药水在自己身上涂涂抹抹,佩利是没有对伤口进行处理的习惯的,小伤不管,大伤也管不了。冰凉的药水接触皮肤,紧接着就是帕洛斯的指尖。佩利只能感受到一点温热的东西在自己皮肤上流走。

感觉真是微妙啊。佩利想。

在给佩利涂药水的这段时间,帕洛斯已经想了一万种叛变的方法,可是一考虑到佩利的分化,所有的计划都变成了不可行。帕洛斯希望佩利是个OMEGA又希望他不是。

真是焦躁啊。帕洛斯想。

沉默着的两人,各怀心事,独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出不来,上个药水上了半个小时,两人还浑然不觉时间的流逝。这要是传出去,史诗笑料。

直到雷狮来电催促,两人才从自己的世界里惊醒,赶忙去收拾各自的必备品。

两人在飞船起飞前,雷狮和卡米尔前来道别,“帕洛斯,我希望看到你和捷报同时回来。”雷狮说。“当然,老大吩咐的事肯定办好。”佩利抢着回答。帕洛斯没有说话,脸上挂着招牌笑容。等着吧雷狮,到时候,什么都不会有了。帕洛斯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响啊。

飞船起飞一段时间后,帕洛斯把飞船调为自动驾驶,时间不早了,该睡觉了,可今晚是佩利分化的时候,不能有松懈啊!帕洛斯想到了雷狮给他的抑制剂,突然意识到,雷狮还把一个炸弹让自己带出来了。

靠,被算计了!

帕洛斯拿着抑制剂,考虑了一下;转手把他们扔进了垃圾桶。

呵,垃圾雷狮。

现在帕洛斯做的每一步决定都事关重要,没有回头路可走了。

“佩利!快去洗澡!该睡觉了!”帕洛斯在驾驶室喊,过了几秒钟,一个声音传过来“哦!”这船够大,要不别叛变了。帕洛斯想。

世界上还有比帕洛斯更柔软的墙头草吗。

帕洛斯坐在驾驶室上,望着周围的星际,放空自己。直到休息室的水声响起来,帕洛斯回过神来,朝着休息室走去。真贴心啊,只有一个休息室,真不知道该说雷狮什么好了。帕洛斯脱掉自己的衣服,进入了浴室。“嘿!佩利,咱们一起来洗澡吧!”帕洛斯笑嘻嘻的说。“哇靠!搞什么啊帕洛斯!快出去啊!”佩利刚刚把头发打湿,长发贴着佩利的身躯,若隐若现,水珠顺着身体滑下来,划过佩利微红的身体,腰肢,大腿。真是一副好春光。

然而帕洛斯期待的并没有在浴室发生。有点遗憾,不过时间还长,就等一会了,想要吃到果实,必须要等待的起。

佩利随便擦了擦,就准备躺下睡觉了,帕洛斯把佩利揪起来,”喂!快起来!还不能睡!“帕洛斯拽着佩利的耳朵向上拽,”啊,干嘛啊,帕洛斯,你怎么不去你的休息室啊!“佩利呐喊道。”没有别的休息室了,除非你想让我睡地板。“帕洛斯在储物柜里摸索着回答。”什么!你要跟我睡!“帕洛斯愣住了,是这么个意思,但是这笨狗说的太犯规了吧!

帕洛斯找到了,吹风机。

“是啊,我要跟你睡,现在先把头发吹干吧,你这样明天会炸毛的。”佩利小小的挣扎了一会,还是败在了帕洛斯的威胁下。乖乖的坐在床边,任由帕洛斯跪在床上,任他摆布。

帕洛斯的动作很轻,吹头发吹得暖洋洋的。佩利竟然坐着睡着了。帕洛斯吹完的时候,佩利倒在了他身上。

帕洛斯愣了几秒,真是啊,这样都能睡着,帕洛斯把佩利放在腿上,看着他安稳的睡颜,心里又再次思绪万千。最终,帕洛斯轻轻的在佩利的唇上啄了一下。这个笨蛋,对我这么信任,实在是压力大啊。

帕洛斯把佩利安置好,自己躺在佩利的身边,进入梦乡。半夜,帕洛斯感觉自己抱着一个火炉,热 的要死,帕洛斯想要推开,那火炉反而缠过来了,帕洛斯醒了过来,空气里充满了信息素。

哇哦,中奖了。

嗯...调整了一段时间,改了改描写,我再也不深夜码文了!

【帕佩】百年时光

     【ooc

     【私设        古代    人类帕 x 树精佩  

     【尽管这听起来很怪...


   


  秋风萧瑟,落叶纷飞。

     在一座庭院里,有那么一颗百年梧桐,树干直冲云霄,枝叶四处伸展,遮蔽了一半的庭院。一阵劲风呼啸而过,梧桐树发出沙沙的响声,几片落叶从头顶飘落,落在了树下的人的头上,也落了一地金黄。

     这树下的人儿,很是稀奇。已经入秋,天气转凉,可他这身上,却是坦胸露乳,只穿了一条裤子。不仅如此,他还有一头金黄的毛发束在头上,垂下来的蓬松开来,遮住大半个身躯。

    木门被推开,树下的人向门口望去。

    进来的人是一位年轻人,他身披胄甲,腰佩长剑,脚踩战靴,是位军官。“帕洛斯,你回来了!今天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发生吗?快来跟本大爷讲讲。“树下的人向帕洛斯大喊,但他没有走动。

     帕洛斯听到喊声,向树下望去,笑意在脸上逐渐晕染开。他走过去”佩利,你怎么又出来了,不是说好了让好好呆着吗。“帕洛斯走到树下,坐在佩利的旁边。”那样子呆着太没意思了,我就出来透透气,看看这外面的风景。快跟我说说,今天有什么好玩的事啊?“佩利充满期待的看着帕洛斯,帕洛斯受不了这样的眼神无奈的妥协道:“好好好,我就跟你讲讲,不过以后你可不能在跑出来了,要是被别人看到了你,会吓死的。我就跟你讲讲我将士的故事。

     我原来有一位将士,他骁勇善战,能文能武,心思缜密,是我最得力的手下,也是最受女性欢迎的一位军官。可他从来没想过婚姻大事,从来没对女人动过心。

     直到那一天,他在外中了歹人的奸计,迷失在野外。他饥寒交迫,最终没能找到回来的路,昏倒在一片树林里。

    “那他怎么样了?”佩利着急的问,帕洛斯笑着说:“别急啊,我还没讲完呢。”

    可在他醒来的时候,自己在一座木屋里,他四处寻望,发现一位美丽的女子在旁边熬药。后来得知,那便是救他的恩人,一只狐妖。可他并没有嫌弃那女子的身份,并且每日都往那里跑。

    他跟她许诺,等到战争结束,他们就退隐江湖,在山中小屋里,在喧嚣的市街里,在有她的地方度过余生。

    “那他们可真幸福啊,我也想感受这个世界的美好,我也想拥有这样的一段感情。”佩利听完发出自己的感想。帕洛斯摸摸他的头,“好呀,等你可以独自行走了,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也可以寻找你命中的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 帕洛斯并没有告诉他故事真正的结尾。最后那女子被敌人发现是将士的软肋,他们抓走了女子威胁将士投降,将士刀后是几百万的老百姓,刀前是他最心爱的女人。他最终,选择了百姓,选着了国家,他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在自己面前。一场战争结束,他倒在了她的尸体旁。

    “那,那种感情只能和异性拥有吗?”佩利紧张的看着帕洛斯。

     帕洛斯“噗”的一声笑出来。“当然不是啦,那种感情叫爱,那是一种非常神奇的感情,可以在残酷的环境里破土,萌芽,茁壮成长。却会被扼杀在温和的环境里。可以跨越种族,跨越性别。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。这个需要你自己去感悟。”

    “哦......这么神秘。”佩利说道。

      “是啊,这个人世间还有很多你要学的东西,抓紧修炼吧,小树妖。”帕洛斯肉肉佩利的头,向屋内走去。


佩利是近两天才出现的,帕洛斯在自己家的梧桐树下面发现了他,从那时起,帕洛斯便喜欢和佩利坐下来讲讲故事,逗逗佩利,这便是在乱世中最大的乐趣。


      在月亮升起来的时候,又大又圆,月光把战争的伤痛全掩埋了,大街小巷都是一片祥和的景象。

      帕洛斯走到梧桐下面,敲敲树干,呼唤佩利“喂!佩利,快出来看月亮啊!”

     ”我已经再看了。“声音从头顶传来,帕洛斯向上看去,在同样的金黄色里找的了佩利。帕洛斯麻利的爬上去,坐在佩利身边,扬了扬手里的酒坛子,”嘿嘿,看看这是什么。这可是好东西,快尝尝!”帕洛斯打开酒盖子,一股浓郁的酒香飘来。佩利接过来一坛,深吸一口,直接往嘴里倒去。幸好不是很烈的酒。佩利砸砸嘴,“嗯......味道还不错。”佩利一口又一口的喝着,这酒就算在温和,量大也不行。

      佩利一会就醉了,他红着脸,打着酒嗝,靠在帕洛斯身上。佩利指着月亮,对帕洛斯说:”这是我出生以来,见到的最美的风景了。“佩利又打了一个嗝,接着说:”帕洛斯,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也是唯一的人类。

我想让你永远陪着我,

陪我讲故事,

陪着我看尽这人世间的美好,

陪我看每一个月圆,

陪我度过一天又一天,

我...我喜欢你

帕洛斯,我爱你“

     帕洛斯看着佩利的眼睛,愣了一会,伸手揉了揉佩利的头,无奈的笑了笑,“你呀,哪里懂得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 “可是......"佩利还想解释,帕洛斯抱住了佩利,打断了他“等到战争过去,等到你在长大些,你在跟我说,好不好?”佩利回抱住帕洛斯,“嗯”



     ”报!将军,城门失守!兄弟们抵挡不住了!”一位士兵急冲冲的跑进军营大帐。帕洛斯停止商议,他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向手下的将士们发布命令“所有人听令,带领本城的老百姓躲进地下通道,逃去其他城池。快!”“可是,可是将军您......”“快去,不用管我!”帕洛斯吼道,带上腰上的佩剑冲了出去。“将军!!!”

     帕洛斯被打的节节败退,身上负伤累累,他退到自己的庭院前,他已经战不动了,他既不能守护百姓,也不能守护自己的爱人。他不敢再往回退,他害怕看到佩利那期待的眼神,害怕他看到这样的自己。就在帕洛斯打算自尽时,身后的木门打开了,佩利从身后出来,“你出来干什么!快回去,快跑!离开这里。”帕洛斯冲佩利吼道。

    “不,帕洛斯,我要跟你一起,不管去哪,不管怎样。有你的江湖才是江湖,只有你,我活着才有意义。”佩利望着冲过来的敌人,手握紧了帕洛斯,“让我与你一起保卫这个国家吧,让我可以与你并肩作战。”敌人的刺刀刺进了帕洛斯的身体,佩利燃烧了灵魂,在身体消散前,佩利抱住了帕洛斯“帕洛斯,说真的,我爱你......”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那一天,将军院的梧桐自己燃烧了起来,每片叶子都在燃烧,随着劲风,飘飘扬扬的洒了方圆百里,烧红了半边天。

 

      乱世的爱情,脆弱而美丽,我们都是那位将士,身不由己。

 



【帕佩】骗徒最后的真诚 2

     【ABO

     【OOC!!!


帕洛斯看着旁边的那扇门,满脸笑容。那仿佛是通往伊甸园的大门,在那背后,有着无穷无尽的乐趣在等着他,有饱满丰厚的果实在等着他采撷。那也仿佛是一处净地,在那一方空间里,没有伪装,没有虚假,待在那里对于帕洛斯来说,连呼吸都是干净的,自由的。

帕洛斯的手摸向了门的把手,缓缓按下,步入那心心所念的地方......是啊!就快来了!那神圣的伊甸园!那自由的圣地!那松软的枕头......

等等,枕头?!

“噗~”横空飞过来的枕头砸在帕洛斯的脸上,佩利正气鼓鼓的坐在床上,看到自己扔出去的的枕头砸到了帕洛斯,“咦?帕洛斯,你怎么进来了?”佩利惊讶地问。

帕洛斯接住落下的枕头,双手环胸,斜靠在门框上“当然是来看看你这个傻狗在生什么闷气呢。”帕洛斯调侃道,一脸戏谑的表情看着佩利,

“狗屁!你才是狗呢!你全家都是狗!我只是在想...只是......”佩利脸上浮现出纠结表情。“哦?只是什么?”帕洛斯仿佛知道了什么,嘴角疯狂上扬。

佩利只顾着低头纠结哪里看到帕洛斯这表情。“只是......担心......”佩利的脸都憋红了。

帕洛斯拎着枕头,把门踢上,走到佩利床边。帕洛斯靠着佩利坐下来。一脸语重心长的跟佩利讲:”佩利啊,你这种心情我是能理解的,我们都有过这样的心情,包括雷狮老大,我们都渴望是个ALPHA,都渴望拥有强大的力量,我就是因为太了解你了,所以,在这里,我出现了!雷狮老大跟我说,分化前多跟ALPHA在一起,就会变成ALPHA哦!“

“真,真的吗!”佩利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帕洛斯,帕洛斯拍了拍他的肩膀,自信满满的说“当然了!所以这些天里你就要跟着我,形影不离的,只有这样你才可能成为强大的ALPHA哦!”

“那真是太好了!”我要去练拳了!这样我就会成为最强壮的ALPHA!"佩利兴奋的说,殊不知自己被卖了还在数钱。


夜晚


佩利打了个大大的哈欠,对帕洛斯说:“帕洛斯,我要睡觉了,你走吧。”佩利走向浴室洗漱,没有在乎帕洛斯是否离开。

当他打着哈欠从浴室出来时,发现帕洛斯居然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看书!"帕洛斯!你给老子滚出去啊!你为什么会在我的床上!“

佩利吼道。帕洛斯放下手中的哲学书,”no,no,no,佩利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我不跟你说了吗,我这可是在帮助你啊!你居然想要赶我走!呜呜呜呜,真是太残忍了!“帕洛斯假装抹几下眼泪。

“喂!太假了吧,走点心啊!“佩利内心吐槽。

”额......“佩利挠挠头,帕洛斯说到好像是对的啊,但又好像哪里不对。算了算了,不管了,为了我可以成为强大的ALPHA,这又算什么。帕洛斯见到佩利迷茫了,又进一步诱导佩利。“佩利,你难道不想成为强大的ALPHA吗?那你还在等什么,这可是你获取力量的好机会啊!帕洛斯说着,拍了拍旁边的床铺。【疯狂暗示

“唔,好吧,那本大爷就信你一次。帕洛斯你要是骗我,我就锤死你!”佩利一步步走向床铺,也正如他一步步走向不可脱身的泥潭,深陷其中,无法自拔。


狭窄的单人床,两个火热的身躯紧紧的贴在一起。

佩利的头发像一对干草,蓬松又温暖,但这可苦了帕洛斯,帕洛斯要被闷死了。他是在忍无可忍了,帕洛斯戳了戳佩利。“喂,佩利,醒醒!”平时佩利的警惕性可是非常高的,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会立刻醒过来。这次居然没醒。或许是打拳打累了,但佩利的体力不见得这么差,难不成真是OMEGA!

帕洛斯见佩利没醒,就干脆把佩利翻了个身,让佩利面对着他。由于空间狭小,帕洛斯的鼻尖几乎贴上佩利的鼻尖,他和佩利的呼吸缠绕,在空气里平白的增添了几分暧昧的气息。

帕洛斯轻轻的贴上了佩利的薄唇,佩利还是没反应,帕洛斯开始肆无忌惮起来。帕洛斯进一步深入,去与佩利缠绵,一点一点夺取殆尽佩利嘴里的空气,帕洛斯的手抚上佩利的腰,抚摸他身上健壮的肌肉。

一点一点的窒息感涌上佩利心头,佩利不舒服的哼了一声。帕洛斯怕吵醒佩利,然后自己被赶出去,就没再继续深入,从佩利的口腔里退了出来。稍微愣了会,看佩利没有下一步动作,帕洛斯也松了一口气,在佩利的脖颈处留下了自己的痕迹,把怀里的人抱的更紧了点。仿佛只要抱得更紧,佩利就会永远属于他。

帕洛斯感受这怀里人的温度,鼻息之间都是他的味道。

“我的,这是我的。”帕洛斯想。

“晚安,佩利......我爱你。”




【各位亲友!我回来了!大家明天见!】

【帕佩】骗徒最后的真诚 1

      【ABO

      【可能HE可能BE

      【ooc


   帕洛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看着无聊又虚伪的电视综艺节目,手里抱着一桶薯条。午后的阳光洒进来,帕洛斯整个人都变得柔和起来,不再那么盛气凌人,难以靠近,脱去了虚伪的伪装,就像一个无害的邻家哥哥。

  佩利一回到休息室,就看到这样的帕洛斯,他愣住了。帕洛斯听到后面有动静,回头就看到佩利像个蠢狗一样傻杵在门口,随手抄起身边的遥控器,砸向佩利的头,遥控器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,准确无误的砸在佩利的头上。


“哈!蠢狗!”佩利吃痛的回过神来,就听见帕洛斯来这么一句。“帕洛斯!你才是蠢狗!你想打架吗!”佩利双手各持一个重力球,龇牙咧嘴向帕洛斯冲去“接招吧!帕洛斯!”帕洛斯也来了逗狗的兴致,召唤出黑暗使者,做好战斗准备“哈哈来啊!蠢狗还想咬主人!”

 

在经历了几番争斗后, 重力球和暗影使者相撞,造成了巨大的爆炸,幸好雷狮在休息室设上了结界,家具不会被炸的粉身碎骨。浓重的黑烟散去,帕洛斯和佩利面面相觑,俩人被炸得黝黑,衣服也变了色。“咳咳咳!”帕洛斯呛的直咳嗽。“好了好了!不打了不打了,我今天就饶你一回,改天教你怎么侍奉主人,一天天总是喊打喊杀的,哪里有一条狗的样子。”帕洛斯认怂让着佩利,提出了求和。佩利一下就反驳了回去“帕洛斯,你才是狗!”佩利朝帕洛斯扑过去,帕洛斯躲闪不及,被佩利扑倒在沙发上。帕洛斯被佩利的头发搔的痒痒的,“哈哈哈哈哈,蠢,蠢狗,你快起来,痒死我了,哈哈哈哈!”帕洛斯笑的喘不过气来,完全没有一丝虚假。佩利赌气般的用头在帕洛斯身上蹭了蹭。这还了得。帕洛斯的笑声响彻云霄。


佩利都惊了。


事后帕洛斯疲惫的摊在沙发上,佩利坐在地上,靠着沙发,仰头发呆。忽悠佩利的眼前出现了一只手,遮住了他的视线,“???喂!帕洛斯!抽你什么疯啊?”佩利眨巴眨巴眼,对帕洛斯的行为感到不解。刚要抬手移开帕洛斯的手帕洛斯突然说话了,“喂,佩利,跟我叛变吧!离开海盗团,跟我一起混!”佩利拍开了帕洛斯的手,“啥?帕洛斯,你脑子没病吧?我为什么要跟你叛变,还有,你为什么要叛变?跟着雷狮老大不好吗?”佩利用看沙雕的眼神看着帕洛斯。帕洛斯并没有像以往一样结束这个话题,他继续追问佩利“在海盗团待着有什么好?雷狮他到底有什么好?它到底有什么魔力!?”


“我在海盗团待着很快乐啊!在这我可以打架,我喜欢打架,我还喜欢吃肉!”


“你跟我待在一块不快乐吗!你不喜欢我吗!雷狮只会把你当打手!来吧!跟我走吧!我可以给你一切!”


佩利面对帕洛斯极尽癫狂的眼神,佩利觉的如果自己拒绝他,会被就地正法。“我......”佩利张了张嘴,无法说出答案。帕洛斯回过神来,叹了口气,的确,让佩利思考这样的问题并做出决定,的确是件困难的事。帕洛斯闭眼恢复了一秒,再次睁开眼时,满身的戾气悉数收回,又戴上了完美无缺的表情。帕洛斯转移了话题。“喂,佩利,我记得再过几天,就是你的分化期了吧!”帕洛斯缓和了气氛,佩利也跟着放松起来。“哼!本大爷肯定会是ALPHA,我这么强壮。一定会是海盗团最强的ALPHA!”佩利自信满满的说。帕洛斯的表情很微妙“呵呵呵,我可是很期待呢。”


当天傍晚,帕洛斯独自走在回廊上,夕阳的余晖透过窗户斜洒在帕洛斯身上,把他的影子投的好长。帕洛斯低头走着,在思索什么事情。一声呼唤打断了他的思路“帕洛斯!”


帕洛斯回头看,是雷狮。


笑容立马堆了满脸,“是老大啊!有何贵干?随便吩咐!我一定......”“行了行了,就你内套,我早就听烦了,我来是告诉你一件事。过几天不就是佩利的分化期了吗?你注意着点,给我盯紧了,闹出了事,你就别想活了。”


雷狮早就厌倦了帕洛斯的说辞,直接切入正题,“这是给你的抑制剂,有三支ALPHA,三支OMEGA的。看着用。自己把握点,别玩火了。”最后这句是雷狮压在帕洛斯耳边说的。帕洛斯听到这话后,脸上的笑容逐渐扩大,“好嘞!老大,这儿事就放心交给我吧!拜拜了您嘞!回见!”


帕洛斯堆着满脸笑容往自己的休息室走,走到门前突然停下了,想了一会,走向了旁边的那个门......







摸鱼划水

    某校高中部
  
   盛夏的晌午,太阳炙烤着大地,地面上腾起一层热浪,烤着路上的行人。

   帕洛斯趴在班里的桌子上,如此之高的温度,让人变为两极。
一种又困又懒,一种暴躁不安。
 
    显然,帕洛斯属于前一种。他的头侧枕着桌子,头看向窗外,外面的树绿的亮眼,偶尔会传来几声远处的蝉叫。教室里空无一人。微风过,树微动。
  
  「这样真好。」帕洛斯想。
  
   当他享受这其中的美好时,忽然撇到了操场上有一个人影。他支起头看一眼,随即又趴在桌子上,但目光一直跟随那个在操场上活跃的人影。
    是佩利。
    他正在操场上跑步,顶着大太阳。
   
    「哼,笨狗。」
    
     帕洛斯盯了一会,内心吐槽。闭上眼睛,开始假寐。
    

     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教室的门被“咣”一声踹开,帕洛斯动都没动,用脚指头想,也知道是佩利那条傻狗。
      “帕洛斯?你睡着了?”佩利问他。
      帕洛斯没张嘴,不代表没回应,他在心里回应了
   
    「没有啊。太热了,懒得说话。」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过了几秒,帕洛斯发现,教室太安静了,不像佩利的风格,刚要抬起头,一个人影从后面扑过来,紧紧抱住帕洛斯。

   “嘿嘿嘿,帕洛斯,我就知道你没睡觉,快起来,去和本大爷玩!” 
   
    佩利以树袋熊的姿态挂在帕洛斯身上,帕洛斯差点窒息,他拍打佩利的胳膊,让他起来。佩利松开了胳膊,又问帕洛斯

    “你跟我去打球吧!”

    帕洛斯白了他一眼

     “不去不去不去!”

     帕洛斯本以为拒绝了佩利,他就会离开,没想到佩利又抱住了帕洛斯,这次抱的是腰,帕洛斯一下子清醒了,一个激灵挺起身。佩利又用头蹭帕洛斯的脖颈,额前的碎发抚着帕洛斯的脖颈。帕洛斯的心跟猫挠一样,又痒又爽。

    “陪我去玩吧!”

    “滚开!你这笨狗!一身汗味别蹭我!”

     帕洛斯用手去推佩利的头。佩利站起来,掀起衣服闻了闻。

    “没有啊,我可是为了你刚洗的澡呢!”

    此时的佩利,两手掀这衣服,露出精瘦的腰身,上面有若隐若现的腹肌。

    「呜呼!这可是犯规啊!」

     帕洛斯看那身材,十分羡慕,脸有些发烫,他把责任都推给了这炎热的天气。
   
     「真是头脑简单,四肢发达。」

      他一边想,一边把佩利摁到自己的前桌位置,让他对着自己,把他的头按到自己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  “啊?干嘛?”

      “还能干嘛,睡觉呗,快点,我看着你睡。”

      “啊?!我还要去玩呢!”

      “睡醒带你去。真的,快睡吧。”

      “好吧,你答应本大爷的哦!”

     “嗯嗯,快睡吧。”

      「骗子的话你怎么能信呢?,果然是笨狗。」

      过了几分钟,佩利呼吸均匀,进入了梦乡,折腾一中午,肯定早困了。帕洛斯支着头看安静的校园,又一阵微风吹过,吹动了树叶,吹动了身边人的发,也吹动了帕洛斯的心。

     帕洛斯看着手边的佩利,睡颜很安静,比平时好多了,闭上了他蛞噪的嘴。帕洛斯的手抚摸上佩利的头发,很软。他将他的碎发勾到耳后,盯着他的脸,脸上又开始发烫。

    「什么鬼天气。温度这么高。」

      佩利好像做梦了。他喃喃道

      “帕洛斯……”

      帕洛斯愣了一下,脸上不自觉的挂上微笑,没有张嘴,可不代表没说话。

      「我在。」

       一股困意涌上来,他干脆也趴在桌子上,与佩利面对面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  「我一直都在你身边……
        好梦,笨狗。」

      窗外依旧炎热,操场依旧平静,一阵阵微风吹过,树微动,发微晃,人骚动。

     晚安各位,祝好梦!